• <acronym id="ykaw0d"><optgroup id="ykaw0d"><form id="ykaw0d"></form><blockquote id="ykaw0d"></blockquote><kbd id="ykaw0d"></kbd></optgroup><option id="ykaw0d"><q id="ykaw0d"></q><pre id="ykaw0d"></pre><strong id="ykaw0d"></strong><ins id="ykaw0d"></ins></option><code id="ykaw0d"><thead id="ykaw0d"></thead></code></acronym><fieldset id="ykaw0d"><font id="ykaw0d"><em id="ykaw0d"></em><optgroup id="ykaw0d"></optgroup><option id="ykaw0d"></option></font></fieldset><dt id="ykaw0d"><fieldset id="ykaw0d"><acronym id="ykaw0d"></acronym><b id="ykaw0d"></b><acronym id="ykaw0d"></acronym></fieldset><noscript id="ykaw0d"><b id="ykaw0d"></b><pre id="ykaw0d"></pre><tr id="ykaw0d"></tr><strong id="ykaw0d"></strong></noscript></dt><dl id="ykaw0d"><font id="ykaw0d"><th id="ykaw0d"></th><dl id="ykaw0d"></dl><li id="ykaw0d"></li><em id="ykaw0d"></em></font><del id="ykaw0d"><th id="ykaw0d"></th><code id="ykaw0d"></code><fieldset id="ykaw0d"></fieldset><tbody id="ykaw0d"></tbody></del><dd id="ykaw0d"><kbd id="ykaw0d"></kbd><label id="ykaw0d"></label><span id="ykaw0d"></span><style id="ykaw0d"></style><select id="ykaw0d"></select></dd></dl>
                      1. <code id="19g8j9"></code><form id="19g8j9"></form><code id="19g8j9"></code>
                      2. 在線福利-十年

                        新版外國人身份證長這樣?在華外國友人的重磅福利來啦!

                        從小在線福利是在爸爸媽媽的呵護下,茁壯成長的,我是爸媽心目中的小公主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每天無憂無慮。

                        記得小時候,我站在幼兒園門口,遠遠望著每一輛車從我校門口經過,一看到爸媽來時,便會迫不及待的沖上前投入爸媽的懷抱,爸媽撫摸著我,就把我抱到車上,載我回家,在路上,微風吹吹,鳥兒歡樂地叫,我頓時感到心情開朗,真想大喊一聲:“我真幸福,這種感覺是那麽溫暖。”回到家了,我也會肆無忌憚地玩耍,爸媽每次總在我身邊看著我甜蜜地笑,我看著他們笑,我又想:這個家真歡樂啊,我好高興啊。

                        後來,我長大了,我上了小學,每到星期六、日的時候,我也就有時到我爸爸的鐵廠裏玩,我每天看到的也都是一些鐵,和我爸爸那辛勤勞動的情景。爸爸是一家之主,要做這個家的頂梁柱,因此,爸爸要努力地去賺錢養家糊口。看著爸爸那滿臉都是大豆般的汗水,一直在往下流,我心裏想:爸爸真辛苦,總是在烈日炎炎和寒風凜冽的天氣裏幹活,以後,爸爸已年近古稀的話,我做爲一個長女,我應該爲爸爸媽媽出點力才行,這樣才不會辜負他們的期望的,爸爸媽媽真是太謝謝你們了,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

                        藍藍的天空,柔軟的白雲,我一大早變身站著腰肢慢慢地爬起來了。不會兒,正在我穿起衣服來的時候,肚子好像藏著一條蛇似的,一直在咬我,讓我痛的眼淚直流,連續叫了很多聲,媽媽一看見我那麽痛苦,情急之下,連忙抱起我到床上,順手拿起電話打了起來。“喂,孩子她爸,快過來一趟,我們的女兒肚子痛了。”說完,媽媽便有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連忙把我抱到門口等待著爸爸快速趕來。不一會兒,爸爸已趕來了,我們上了車,就用超快的速度到了兒童醫院,在醫生的仔細檢查下,終于檢查出來了,便建議我要在醫院立柱上四五天才行。媽媽一聽,也只好按醫生的建議讓我住了下來。

                        在這幾天裏,爸爸和媽媽每天都有來看我,有時還有點兒擔心我,就派了爸爸或媽媽陪我睡,我都快要激動的流淚了,每天都在想:爸媽真是辛苦你們了,爲了我,去辛苦地賺錢養活我,讓我長得很健康,爲了我整天照顧我、關心我,讓我生活的無憂無慮,快樂得很,爸爸媽媽你們這樣的付出,令我非常感動,我長大以後,一定也會用心地照顧你們的讓你們永遠健康、快樂。
                        

                        空蕩的客廳中陰沉沉的毫無生氣,僅有寫字台上有一絲暗淡的微光。
                        我伏在寫字台上算著那一組組的方程組,草稿紙被我亂七八糟的甩在桌子的一角,廢紙團塞滿了紙簍。良久,我習慣性的推了一下滑落的眼鏡,愚笨的時鍾低吟著沙啞的聲響,整整十二聲。
                        走出客廳,透過毛玻璃看見母親臥室中像往常一樣有一絲淡黃的微光隱現,她又在擔心我了。
                        一束陌生的微光?不!
                        十年前,我是一個五歲的小囡囡,村子裏沒有與我同歲的女娃,我是與一大群小男孩一起玩耍的。五歲以前我因爲怕黑從不在夜裏出去玩耍;五歲以後玩性大發,一連幾天與玩伴們玩耍而忘卻回家,當自己想到要回家時卻膽怯的坐在路旁的水溝上嗚咽,每當我要嚎啕大哭時,都會有一束顫巍巍的銀白色燈光穿過眼前的黑暗,而當時的我只知道那個持燈的人是媽媽,卻不知道她像我一樣怕黑。
                        五年前,我是一名小學生,數學比現在更差勁,不知被媽媽發現多少次獨自哭泣後,她幫我報了一個補習班,在那裏僅有晚自習輔導。那是一個離我家並不遠但道路有些崎岖陰暗的地方。別人都說我是一個小大人不用接,但每當我聽完老師的講課走出教室後總會有一束穩穩的乳白色的光穿破眼前的黑暗,而當時的我只知道媽媽會准時出現,卻不知道她提前多久到達。
                        三年前,我是一名初中生,學校爲提高學生的課下效率,開設了晚自習,班主任多次對媽媽強調我可以不上晚自習,因爲家比較遠,在我的央求下,她謝絕了老師的好意。每當晚自習結束後校園一片漆黑,連夜空中的星星都躲到雲層中去了。面對一群黑壓壓的家長我不知所措,很快我發現了一束黃色的光,那個持燈的人真的是媽媽。我知道她會帶著燈出現,因爲我們娘倆都怕黑。
                        如今,我是一名高中生,也長大了,她還是放不下我。每當我挑燈夜戰時,她總會安靜的開一盞台燈靜靜的等我。
                        母親的燈光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在我的記憶中陪伴我十年的,十年中燈光逐漸變暗了,我也不再像原來一樣怕黑了;她一天天變老了,在線福利也一天天長大了……
                        十年早已物是人非,唯有心頭那束微光依舊。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