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id="xs4p29"></q><pre id="xs4p29"></pre><dt id="xs4p29"></dt>
          1. 首頁> 工程案例>正文

            銀河手機版,仲夏祭安

            臉譜畫完了,銀河手機版們就拿著手電到席夢茹家邊上的小區裏玩。因爲爸爸不但跟著我們,而且還不讓我們去敲別人家的門,我們只能在小區裏走來走去。

            走在路上,我提議:“小店沒門,不好玩。我們到小區裏去敲門吧!”大家都點頭同意。又有人說:“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萬聖節,我們就不要讓他們請客,也不要惡作劇了。我們把門敲開,道一聲‘萬聖節快樂,拜拜!’然後就走。”所有人都說是個好主意。

            我們選了一戶人家,由我去敲門。我敲開門,說:“萬聖節快樂!”主人可能是嚇壞了,一點反應也沒有。而我看到主人一副吃驚的樣子,也十分尴尬,連忙說了聲:“拜拜!”後“逃離現場”。

                仲夏。天空藍的妖娆,藍的刺骨。
              仲夏。一切都在輪回,包括那夜的湛藍,夜的傾城。
              還有那滲透著鐵觀音醇香的墳地。
              進入到墳地,仿佛整個空間的氣場都被換掉了一樣,讓人明顯感到一股,看不見的,但是濃密而沉重的迷霧進入胸膛,把那裏的一切都緊緊的裹起來,向中間擠壓,分不清是不安,驚訝還是慌亂,懊喪,只覺得這團迷霧的收縮,凝聚,壓的自己透不過氣來。
              門口有個看守的人,看上去是個面容祥和的老人,好似陽光之下的一棵老樹般安詳,但是他一笑,兩只眼睛的眼尾就像蜘蛛網放射開來的皺紋,有些破壞了臉上的一團和氣讓人隱隱的感覺到別扭和不安。
              墳地的泥土踩下去有種找不到著力點的軟綿綿的感覺讓人不由得聯想這下面是不是有什麽玄機,這裏壓抑的氣氛讓我恨不得祈禱泥土下突然冒出來某位人士的鬼魂,來驅散這空間中的催命分子。可惜泥土除了軟綿綿還是軟綿綿,到現在才發現,它只會軟綿綿。
              仲夏,是生命的激揚時代,也是生命的萎縮起始。
              在最接近死亡邊緣的墳地,在又激揚又萎縮的仲夏,只有那歪歪斜斜的雜草和星星點點的小黃花,在原生態的情況下,以一種似仆人又似主人的狀態存活著。
              在這種催命的氣場中,存活著。
              有人在一塊逝者的墓碑前放下的一束白菊花,花束的包裝紙放在碑下時發出清脆又刺耳的撞擊聲,仿佛像抗議又像開心的訴說。花的主人盯著墓碑,又盯著花,像要把它們盯進眼睛裏一樣,然後忽然站起來,拍拍褲子上的土,走人。走的路上,他口袋裏的鑰匙串,還在叮叮當當的作響,似乎像窒息的人,在做最後的掙紮。
              仲夏,是張狂的季節,也是虛僞的季節。
              另一個墓碑前,一家人在集體祭拜。碑上的大波斯菊肆意的躺在那裏,接受著衆人的朝拜,安之若素。
              而在朝拜團體中的一個小孩子不耐煩了,一屁股坐在了墓碑前,坐在了接受朝拜的大波斯菊下。其中有人立刻騷動起來,想要拉起他,但是有人制止了,只聽到隱隱約約的說:“一個死人而已,每年來拜拜就不錯了,還得浪費錢,坐在那又怎麽。”
              我在他們旁聽罷,擡頭一笑,仲夏的東西還真是虛僞,尤其是大波斯菊。
              仲夏,是遺忘的季節。
              在墳地的人,他們在墓碑前顯示的是悲痛欲絕,可是離開墓碑之後,就變成精神煥發的招牌形象,好似失憶。
              仲夏,也是表演的季節。
              在這個墳地上,大家在一堆動也不動的石頭面前,表演者,形形色色的表演著,演出的或者是生離死別,或者是肝腸寸斷,亦或者,對著石頭發誓,莫相離,莫相忘。
              在這個催命的氣場中,堅持不懈的表演著,表演著。
              仲夏的風,藍藍的,暖暖的,虛浮的不會有人記得。
              仲夏的墳地,悶悶的,人們在這個特殊的邊緣上,像是茶葉渣子隨著水沖進嘴裏,每咀嚼一下就粗糙苦澀,卻又無可奈何。
              在仲夏裏,輕輕說著。

            立刻,我們像脫疆的馬兒一樣跑到一家小店裏,大聲喊道:“萬聖節快樂!你們是要惡作劇,還是要好好招待一下我們呢?”可是,小店裏的人不知道什麽是萬聖節,竟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們只好垂頭喪氣地走出了小店。

            走了一會兒,我們實在憋得難受。我眼珠一轉,有了!就對爸爸說:“爸爸,我們有這麽多人,已經很安全了,你就別‘跟蹤’銀河手機版們了吧!”爸爸答應了。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