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客隆,傲慢是沒碰到更高的自己

  • A+

 億客隆喜歡雨後的陽光輕柔的灑過頭頂,像是黑暗後的曙光,那麽那麽的明亮。
  大人有大人的糾葛,小孩子有小孩子的煩惱。無論我們十六歲,還是六十歲,都避免不了煩惱。既然躲不過,那不如就,樂觀積極的面對吧。
  古代的人有入官爲仕的追求,然而大多都是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的。我們從小到大讀的詩歌也並不少了,然而作爲經典——首推的一定是李白吧。一開始其實我並不太了解他,耳熟能詳的不過是他是一個文學大家,直到後來慢慢接觸他,才算是補上了那份懵懂的遺憾。讀他的“金樽清酒鬥十千,拔劍四顧心茫然”,我知道他是有血有肉的,他其實也是有過那種對前途未知的迷茫的。也正如曆史上所有的文人一樣,往往才華滿腹,卻總是委屈的不得重用,只能以詩歌爲發泄口。
  人們常說逆境就是一個岔路口,悲觀的人不是自暴自棄,就是原地怨天尤人,而樂觀的人,會去面對現實,積極看到可以突破的那一塊地方,艱難的卻又前行著。李白就是這樣的人,無論前行的路多麽艱難,他都說,“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他都說,“烹羊宰牛且爲樂,會須一飲三百杯”;他都說,“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多麽豪邁,多麽霸氣,多麽的凜然!
  再來看看杜甫,我並非批判。只是每次一讀到杜甫的詩歌,內心就會沉郁很多分。“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也許他的一生真的遭遇過那麽的不幸,然而來一次假想,我更希望在國山破碎的危急時刻,他能樂觀積極一些,那麽對于他個人的人生而言,一定就會幸福得多吧。
  在詩仙李白的眼裏,仿佛一切都沒什麽,他的生命、他的詩歌飄渺的如同天姥山上神仙。同時他是坦白的,他承認自己對于名利的追求。雖然現實卻總是給予美好的人以當頭一擊,在那個黑暗無比的社會生活中,他沒有辦法追求到自己想要的志向。但對于這樣一個以酒爲樂、以夢爲馬、以詩爲命的仙人而言,的確太過讓人羨慕。
  人的煩惱往往來自于積極的人對于美好的追求而不得善終的産物,所以從這一個方面來看,煩惱也並非每個人都會有。碌碌無爲的人不會有,因爲他沒有遠大的志向;自我蒙蔽的人不會有,因爲他不肯面對現實;悲觀的人不會有,因爲他連去想象去追求的勇氣都沒有!
  所以當你面對人生中的那些煩惱的時候,坦然吧。孩子,沒有誰的人生會是一帆風順的。只有積極的面對,跨過這個險惡的山檻,才會有更高遠的未來,給與你更多的挑戰,給你更加美好的未來!
  只要向上看,不斷逆流而上,陽光其實一直在你的頭頂。
  而你的未來,一定會是你想要的模樣,是光亮無比的。
  請對煩惱說再見,然後說歡迎!

傲慢遮住了意識的眼睛,阻礙了能力的擴展,它會讓我們無法看到更高的自己。一個人的才華是多層面的,上蒼不會只留給我們一條路,它賦予了我們無限的創造意識。由于某方面的自滿擋住了我們的視線,從而使我們進入了一個像牛角尖一樣的世界。許多人在無意中封存了自己的創造力,使自己的才華以扭曲的方式在使用,從而使自己的生命變得怪異而萎縮。傲慢只不過是自己會飛的翅膀被綁住了,成了一只圈養動物。所以在狹小的籠子裏就會顯得自己比較高大,比較有權威,這種跟籠子的認同卻是悲劇的開始。因爲,我們把一個無限的自己放進了一個有限的籠子裏了。大家在籠子裏相互比來比去,結果沒有一個愉快的,在痛苦之余又各自去尋找離苦的課程。
  我們很容易固定自己,一旦固定彈性就減弱了,那麽活力與擴展以及智慧就離我們更遠了。不要停留在頭腦的層面,那裏有太多的圍牆,太多的限制,傲慢就是受限的自我。一個人的才華一旦被限,攀比就會開始。攀比是傲慢的滋生地,傲慢一旦增長,我們的周圍就會出現障礙物,我們就會自己把自己放進籠子裏,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裏,我們如何能夠碰到更高的自己?
  所以不要給自己設限,不要在自己的周圍建構圍牆,這樣就沒有碰壁的可能性。挫折與痛苦喜歡尋找傲慢的人,因爲這種人的自我比較大,所以那張臉很容易被認出來,也就比較容易被抓住。但對于一個超越了自我的人,要想抓住他是不可能的,因爲他已經不是一個東西了,他變成空的了,在空裏面能夠抓住什麽呢?
  生命是柔軟的,也是中心的;而傲慢是僵硬的,也是邊緣的,它們之間沒有橋梁,也不在同一個層面,所以各自發出的聲音也是不同的。不要把重要的東西放在生命之外,那裏到處是小我,到處是局限,平安與喜悅不會出現在那裏,也沒打算到那裏去旅行。選擇開闊的人會自己釋放自己,而選擇傲慢的人會自己捆綁自己。上蒼是很有耐心的,無論我們選擇什麽它都沒意見,任何時候都可以跟它合作,只要我們願意敞開,它就願意進來。這種合作是美好的,沒有輸贏的困擾,也沒有對立的煩惱,一切都是自然地存在著。
  人通常以兩種方式存在著:一是意識被遮蓋了;二是意識沒有被遮蓋;兩者的比例也一直處在變化中。像傲慢、焦慮、擔心以及各種欲望都是意識顯現的障礙物,它們會使意識之光無法到達事物的內部。在看不清內部的狀況下,我們只好在事情的周圍繞圈圈,所以有很多人被轉暈了,但又無可奈何,只好順著“混”這個水流漂浮著。
  我們需要找到出去的門,因爲長期生活在困惑中是很辛苦的。我們只有通過不斷的努力來找到不需要努力的門,我們才能有機會跳出去,才能有超越自己的可能性。跟隨地球的揚升我們會得到升華,順著自然的流動我們會走向平安。只要億客隆們時刻記得自己正在做什麽,那麽同更高的自己會合是必然會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