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接碼_大山裏飄起了彩色的雨

篝火旁,淺淺映襯出麗影,頭低垂,雙臂奮力展飛,這是草原上特有的舞蹈動作“鷹”。當麗影從草原上慢慢站立,他的影子一如翺翔的鷹。這個時候你會對鷹産生一種敬畏,因爲它是草原的象征,草原上的英雄們被星光接碼們稱爲鷹;它是草原的驕傲,映射出西部人特有的氣質:彪悍、毫情萬丈、胸襟廣闊、性格奔放而粗犷。你看,藍天下翺翔的鷹,狂風中,鷹逆風而行;暴雨中,鷹依山而棲;烈日中,鷹翔林空。一次次俯沖,一次次騰空躍升,一次次緩緩滑翔,我的心隨著鷹一次次騰空和跌蕩,被鷹的毫情深鎖心扉,鷹的翅膀一次次拍打著我的發梢,幾許陶醉。

眼前浮現出漂泊的絲帶,絲帶在雪山、松柏、草地、山澗翻飛,這是鷹的足迹。展開的翅膀讓畫家有一種畫它的激情和沖動,有一種渴望與它親近;讓作家夢斷殘陽,奮力追趕鷹的方向,作家的筆下産生了具大的魔力,傾盡全力用文字描繪它;讓詩人無法停下心的足痕,探尋的夢境被鷹牽引,飛揚的思緒跨躍時空也無法書寫他們的情;讓你有一個願望,我要與鷹一起翺翔。

每一次的手指和手臂的起伏,仿佛在訴說鷹翔的天路,婉若波浪振憾著心靈,讓你在枯萎的季節裏看到了一抹嫣紅,屯集多年的情感傾刻間坍塌,如紫藤般延伸至天庭。爬上雲梯,手可以觸及雲,輕輕的、柔柔的,是無法扯斷的纖繩。鷹在雲中翔,留下旖旎的虹,在心中蕩起層層漣漪,沉疴已久的心豁然開朗,解凍了魔咒,揮攉的情是不滅的火,燃燒在每一個陰暗的角落。

鷹在群山之巅舞蹈,舞蹈英雄的蒼海,是澗中的細流,是瓊漿的澎湃,是蛟龍出世,是樵夫的呐喊。炯炯有神的目光如星空的深邃,展翅騰飛搏擊長空余音袅袅。跟隨鷹,攀沿著溥霧,慢慢掀開屬于你的天堂。揭開籠罩在你臉龐的面紗驚異而彷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闖入你的胸膛,只爲在你的胸膛雕刻一句:我要與你一起翺翔!

手臂的展抖,在訴說你的故事,輕歌慢舞中是你的情懷。你將世界擁入胸懷,你將宇宙放入心海,你將愛帶入藍天與風一起等待。

片片羽毛抖落整個潔淨的世界,似漫天雪花裝飾你的等待,似你的情懷溶化我的冰海。

我將片片羽毛拾起,織成一件羽衣,向你飛去。

 春末夏初的五月,那日清晨,輕輕地推開那扇窗,一抹陽光輕撫我的臉,透著一點點的熱,清馨的風從鼻尖滑過,心兒隨著花瓣舞,誘人的粉色彌漫著空氣,我嗅著那絲絲縷縷的花香,踏著青青的芳草地,深情仰望著藍藍的天,群鳥排著隊掠過蘇醒的城市,飛進了綠色的大山,我猜想,那遙遠的大山裏,是否下起了彩色的雨。

三五朋友聚集,打點行裝,駕車出發。遠離城市的喧囂,欲望的都市,去尋找那一種令人神往的地方,親近大自然。

車輛穿越太湖之濱,跨越錢江大橋,一路飛馳好心情,欣賞著車窗外好山好水誘人的江南景,穿過浙江天台山來到了青山環抱的臨海小城,數十小時的旅途,我忘卻了困倦。來到峰山腳下,我按耐不住激動的心,順著坡向山上攀爬,一路走過坡上長滿了翠綠色的竹子,和那綠草叢中破土而出的嫩筍,輕輕地踏上去,腳底是濕濕的。放眼望去,滿山遍野的桃樹林彌漫著山裏,一陣微風吹過,那夢中桃花風中舞,白色、粉色的花朵在樹梢上綻放,像白玉、像雪朵、像杜鵑,蜂蝶飛舞,心弦被輕輕的撥動,在那桃花盛開的大山裏,依然蕩漾著孩子們笑臉,鳥兒舒展著羽毛,山花爛漫,與那嬌豔的桃花鬥豔,少女們著魔般地依花靓妝,與那花兒竊竊私語,勾起了我粉色的回憶。繼續往上,那楊梅樹林映入眼簾,紅彤彤的果實浸染了山野,山民們采摘著果實,看得我直流口水,啄一口酸掉了牙。

野風吹拂著大山,成片的桃樹林與那楊梅樹在柔風中交織,不遠處我聽到了潺潺的水聲,山水撞擊著石岩,飛瀉直下,奏響了邦德瑞的山野。嘩嘩的山水湧進了山下的小城,流進了我的心田,撥開那繁茂的枝葉,走近那綠樹蔥蓉植物茂盛的深處,嫩嫩的枝拍打著臉,這時大山裏下起了彩色的雨,時霧、花瓣、綠葉、雨絲在風中飛舞。粉色的花瓣彌漫著大山,我仿佛置身于仙境,雨絲輕輕地洗禮著大山,滋潤著我,澆灌著山下的農田,繪綠了青青的田壟,站在峰的最高處,從未有過的感覺油然而升,那是心的放松,我陶醉了。

耳邊又響起了那動情的歌聲,“窗外下雨了、雨絲緩緩地飄落下來,小女孩你是否願意和我在一起,星光接碼盼望有那麽一天”,這歌聲融在了山林裏,大山裏又飄起了彩色的雨。

等下次來的時候,那桃該熟了……